> 文学作品 > 长篇小说 > 净化人类 > 第九章 :聊天
第九章 :聊天
背景颜色:
字体大小:
字体颜色:
管理

  吴皇刚走进庭院,就看到不远处水池边柳树下站着三个人在聊着天。


  两男一女,女人面对着庭院入口处,看上去三十五六岁,淡扫蛾眉、一双眸子暗含星月,秀鼻粉唇,披肩中长发,淡绿色素雅长裙,亭亭玉立站着,透散着知性的气息。


  两名男性都是一身休闲西装,背对着庭院那位身高约有一米八,膀宽腰圆,高大魁梧,从背后看不出年纪。


  侧面站着的年约四旬,白净微瘦、一副儒雅之相。


  见到吴皇进来,女人朝两人说了句话,三人一同往门口走去。


  原本背对着门口的男人笑着伸出手,走向快步走来的吴皇,两人热情的握手。


  吴皇一边笑着一边歉意道:“让陈部长久等了,抱歉抱歉。”


  陈部长笑道:“永涛,咱们今天不聊政治、只谈风月。上次我看你到你办公室放着两本书,一本是《月下之城》一本是《我的世界》,还问你见过这两位作家吗?你说不认识,恰巧这两位作家我都熟悉。我说过下次有空带他们来拜访你,刚好这次过来时,遇到柒歌和雅雯跟着文化部老王他们开完会出来,就把他俩顺着给拉过来了。”


  说完,指着身边的白净微瘦男人对吴皇介绍道:“这位是李柒歌,刚刚荣升协会副主席,最近出版的《我的世界》全球热销、荣获科幻小说宙斯奖,跻身于全球知名作家前十名。”


  吴皇听完紧紧握住李柒歌的手,一脸笑容:“看了你的书,我很兴奋,你的很多观点与我不谋而合。”


  李柒歌一直面带喜悦的笑容,听到这里,掩盖不住兴奋表情:“我一直都很崇拜吴总,您之前写过很多小说我每部必看,尤其喜欢您写的科幻小说。《我的世界》这本书就是使用了您公司的产品后获得的灵感,所以说,这本书能出来,还得感谢吴总您呐。”


  “无忧集团对外的属性就是专门研究人类大脑的公司,上市的几款产品也都是和大脑相关,你的这部科幻小说能脱离我们公司产品属性,别具一格的想象力,很有颠覆性。我最近事情太多,一直想着等处理完手头这几件事情,一定邀你过来做客。不曾想,今天陈部长主动带你过来,还是陈部长了解我啊。”说着又看向陈部长。


  陈部长得意笑道:“我和永涛算是相逢恨晚,兴趣爱好相同,我是想写点东西,但公务太忙,只能等到退休了,到时候搬到永涛的岛国,慢慢写。”


  说到这,话题一转,伸手摆向素裙女人:“这位我不介绍你应该知道是谁了吧,廖雅雯可是了不得的人,能写会画,能歌善舞,还烧得一手好菜,多少男人梦寐以求的对象。”


  吴皇同廖雅雯握手后,脸上毫不夸张的一副赞叹之情:“一直久闻其名,多次想登门拜访,奈何一直琐事缠身,今日得见,足慰夙愿。没见你之前,我常在想,什么样的女人能写出如此触动心灵的故事。岁月在你的身上走过,留下了完美的容颜和睿智,却不曾在你的脸上留下一丝痕迹,老天太呵护你了,果真是天眷之人啊。”


  这一席话听得廖雅雯受宠若惊:“来之前陈部长还对我说,说吴总风趣幽默,没有一点架子,让我随意些,别拘谨。您一直比较低调,几乎都不抛头露面,我们这些外界之人,平日里满耳朵是您的名字。在我们心中,您这位全球超级富豪,是非常神秘的。今日相见,比陈部长说的还让人感到有趣。”


  “不愧是作家,句句往人心坎里说。对了,你那部《月下之城》我看完了,写的很精彩。我就是很好奇,以无忧集团为蓝本创作,你都没来过无忧集团,很多细节描写的挺像那么一回事的,就像在无忧集团待过。我还一度怀疑过有内奸出卖公司的信息呢,无忧集团的保密机制和措施可是世界最高级的。”


  吴皇故意用质疑的口吻说,眼睛里却没有一些责备之光。


  “果然,还是问了。我在想着见了面后,您应该会问这个问题,所以我在来之前都想好对应之词了。”廖雅雯一副掌握先机的笑容说道。


  吴皇抿嘴含笑目不转睛看着廖雅雯的眼睛:“那说说你的对应之词吧。”


  “吴总,几年前我做记者时,因为工作需要,有很长一段时间我的工作内容就是了解和报道您和您的公司。吴总平日里肯定是没时间看这些,不然就不会说刚才的话了。”


  “对吴总了解的越多,就发现吴总是一个不同凡响之人。两年前,我的家庭出了一些变故,很长一段时间,我都处于精神崩溃的边缘,一度出现精神疾病迹象。家人担忧我的身体,给我买来您公司的“脑精灵”产品,服下去后,逐渐的稳住了情绪。”


  “经过一段时间,我慢慢走出阴影,重新振作起来。有感而发,刚好也来了灵感,就写下了《月下之城》这部小说。”


  廖雅雯原本是打趣的语气,说到家庭变故时,似乎引起了伤感,情绪沉了下来。


  吴皇听后,嗯了一声:“原来如此,抱歉,不是故意勾起你的伤心往事。对于你,这段时间我也是花时间了解你了。你很有才华也很坚强,我很钦佩你。”


  说着,话锋一转:“对了,你也别拘谨,来到这里,大家都是朋友,这里没有年龄之分,只有兴趣相投,不然陈部长也不会带你们过来。你们都比我小,别叫吴总了,听的怪生分的,以后就叫我皇兄吧,比我小的都是这样叫我。哈哈...当然,比我大的可以叫皇弟,至于陈部长为什么喊我永涛,这是因为我之前的名字叫吴永涛,后来改成了吴皇;陈部长觉得我的名字有些卡口,所以,我就让陈部长叫我之前的名字了。”


  陈部长一听,有点不乐意了:“永涛啊,原来你对我一直都很见外啊,我喊你永涛,你一直喊我陈部长。今天你第一次见他们两个,就搞的跟自家人一样。我说了,今日不聊政事,只谈风月。以后私下见面,你喊我牧哥,我也喊你皇弟吧,现在又不是封建社会。”


  吴皇忙解释:“我一直想喊您牧哥来着,但您前几次过来,身边都带着兵呢,不敢随意地称呼您。以后牧哥多来玩,记得像今天这样,别带兵。另外,我觉得牧哥叫我永涛听起来更亲切。”


  四人又一阵玩笑后,边走边聊,陈部长看了看廖雅雯,略思考了下对吴皇说道:“永涛,你不觉得雅雯像一个你认识的人吗?”


  吴皇吸着气长长嘶了一声,伸出左手食指点了点太阳穴,故装作思考的表情:“怪不得第一眼看到雅文,总有一股说不来的熟悉感。你这一说,脑海里倒还真有一点印象,记得第一次见老大的时候,一屋子十几个人,有个大美女,那眼睛仿佛能穿透人的身体,直接读取人的内心世界。好家伙,噼里啪啦问我一大堆问题,搞的我本来没啥问题的,都有点心虚了,再问下去,我都要把心掏出来直接给她看了。”


  说完这些话,故意问廖雅雯:“她不会就是你姐姐吧?”


  廖雅雯虽然不知道说的是谁,甜甜一笑,立即配合他道:“不是,她是我妹妹,是不是我比她看起来年轻?”


  吴皇笑笑:“是的,你妹妹心事太多了,心里的事多,眼神藏的东西也多,不能和她对视,就像妖精一样,一对视就能控制你的心智。”


  “皇兄可是这个世界上的风云人物,何等厉害,就那么怕我妹妹的眼神,那我回去可要说与我妹妹听。”廖雅雯继续玩笑地说:“要不,下次我把我妹妹叫过来,嘿嘿,我真的想看看皇兄害羞的样子。”


  “行啊!”吴皇乐于配合下去:“下次她来的时候,我要穿一套防意念材料的衣服,让她看不穿我的想法。”


  “还有,你妹妹到底是什么工作,我当时没有问她,后面想问再也没遇到过她,也查不到她的信息,甚至连她这个人都查不到。我感觉她应该是学过心理学,可能还研究过读心术,而且还是很厉害的水平。”


  他问这些问题,也没指望廖雅雯能回答出来。


  能在那种场合出现的人,自然不是一般人,陈部长那次也在场,但很多事情,他知道,不能问。


  刚好今天这个机会,就着这个话题,顺着问一下也合情合理,廖雅雯不知道,就看陈部长什么反应了。


  吴皇的确是对那个女人感兴趣,更感兴趣的是她那一套读取人心灵的本事。


1
点赞
赏礼
赏钱
0
收藏
0
点击回复
相关推荐
全部评论(0)
1
0
0
分享